字节配资

字节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悄悄地,爱尔眼科创新高了!


  来源:证券时报网

  
  尽管爱尔眼科与艾芬【艾芬,女,一名小说女角色。】的纠纷尚未达成共识,但二级市场上,看多一方已迅速集结出手。

  
  
  
  
  爱尔眼科股价再创历史新高

  
  ▲▲▲

  1月7日,爱尔眼科股价大涨8.27%至77.40元,再创历史新高,市值达3190亿元,位于创业板【创业板,又称二板市场(Second-board Market)即第二股票交易市场,是与主板市场(Main-Board Market)不同的一类证券市场,专为暂时无法在主板上市的创业型企业、中小企业和高科技产业企业等需要进行融资和发展的企业提供融资途径和成长空间的证券交易市场,是对主板市场的重要补充,在资本市场有着重要的位置。】第四位,仅次于宁德时代、金龙鱼迈瑞医疗。

  早前的1月4日,爱尔眼科股价遭遇开年重击,盘中跌幅一度超过9%;5日没有延续下跌走势、转而翻红;6日开盘大涨,一度涨逾5%。至7日大涨后,爱尔眼科不但收复了风波前的失地,还多涨了3.35%。

  如果将时间再拉长可发现,作为首批登陆创业板的公司之一,爱尔眼科上市11年来,市值涨了40多倍,从上市初的几十亿元,到目前的3000多亿元。市值翻涨的背后,是同样高速增长的营收与利润。爱尔眼科2009年登陆资本市场,近年来该公司保持着高速增长,从2014年至2019年,公司扣非后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3.78%、45.58%、19%、41.87%、39.12%和32.42%。

  最新业绩报告显示,2020 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收 85.7 亿元,同比上升 10.8%,全年营收破百亿几无悬念。

  
  
  
  
  北上资金整体减持

  
  ▲▲▲

  作为A股【A股,即人民币普通股,是由中国境内公司发行,供境内机构、组织或个人(从2013年4月1日起,境内、港、澳、台居民可开立A股账户)以人民币认购和交易的普通股股票。】首家民营医疗机构的爱尔眼科,其股东中不乏知名机构。截至2020年9月30日,爱尔眼科前十大流通股东【基本概念流通股股东是中国股市中一个特有的概念,指参与中国股市的持有流通股的投资人。】中包括高瓴资本、淡马锡富敦投资、易方达、中欧【中欧全称欧洲中部(Central Europe),是欧洲五个国家地理分区之一,包括德国、波兰、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奥地利、列支敦士登和瑞士8国。】医疗健康基金等。不过这些都是2020年3季度的数据,又过了一个季度,这其中发生了哪些变化我们不可得知。

  作为港股通的标的,爱尔眼科也向来是北向资金的宠儿。汇丰银行【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有限公司(The Hongkong and Shanghai Banking Corporation Limited,中文直译为“香港和上海银行有限公司”,英文缩写HSBC,中文简称汇丰,取“汇款丰裕”之意)。】、摩根大通【摩根大通集团(JPMorgan Chase & Co,NYSE:JPM;),业界称西摩或小摩,总部在美国纽约,总资产2.5万亿美元,总存款高达1.5万亿美元,占美国存款总额的25%,分行6000多家,是美国最大金融服务机构之一。】和渣打银行【渣打银行(又称标准渣打银行;英语:Standard Chartered Bank;LSE:STAN,港交所:2888,OTCBB:SCBFF)是一家建于1853年,总部在伦敦的英国银行。】是其主要的外资股东。

  与艾芬医生的医疗纠纷发生后,这些外资股东在操作上有什么变化呢。Wind数据显示,1月4日当天,汇丰银行、摩根大通和渣打银行均减持了爱尔眼科的股票,不过有意思的是,汇丰在4日、5日连续减持后,在6日又增持了60多万股,目前汇丰持有爱尔共9673.68万股,持股市值约69亿元(截至1月6日)。而摩根大通和渣打银行两家,近日持续减持,尤其是摩根大通,减持幅度较大。

  拉长时间维度看,自去年8月底以来,虽然爱尔眼科股价仍在不断创出新高,但北向资金整体呈现持续减仓态势,持股数量从8月底最高的3.47亿股减至最新公布的3.01亿股,减仓幅度超过13%。

  
  
  
  
  与艾芬医疗纠纷仍未达成和解

  
  ▲▲▲

  在资本市场高歌猛进之时,爱尔眼科与艾芬的医疗纠纷事件持续发酵,当事双方至今仍未达成和解。

  
  
  2020年12月30日,武汉抗疫医生、 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医生在微博【微博(Weibo),微型博客(MicroBlog)的简称,即一句话博客,是一种通过关注机制分享简短实时信息的广播式的社交网络平台。】自曝在爱尔眼科接受晶状体更换手术后视网膜脱落,迅速引发热议,元旦假期更是多次冲上微博热搜。艾芬发文称自己在爱尔眼科进行了相关手术后,视网膜脱落,右眼近乎失明。在艾芬医生看来,“他们忽视了我眼底变性的情况,贸然为我进行了人工晶体植入手术,术后复查也未告知眼底情况,导致延误了最佳治疗时机。”

  12月31日晚,武汉爱尔眼科发布声明称,艾芬医生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艾芬女士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

  1月4日新年股市开盘前,爱尔眼科集团公布关于艾芬诊疗过程的核查报告。报告称,艾芬右眼视网膜脱离与本次白内障手术无直接关联;艾芬的病历记录上有术前眼底检查记录和术后第一天眼底检查记录。同时,爱尔眼科承认诊治过程中存在问题,“仅有术后第一天的复查记录”“主诊医生未按医院规范规定及时上报不良事件”等。

  但对此艾芬并不认同,她表示爱尔眼科这是“避重就轻,混淆视听,管理混乱,推卸责任”。她在微博上也发文称,“12月29日,我就眼部病情与武汉爱尔眼科医院副院长王勇通过电话,王勇先在电话中说,在给我做白内障手术前,检查了我的眼底,但只检查了眼底中央,没有检查眼底周边,未发现眼底变性。这属于检查不够彻底,对此深表遗憾,愿意道歉。王勇还表示,如果检查彻底,发现了眼底变性,要不要、能不能做白内障手术,要看眼底变性的治疗情况。”艾芬表示自己作为医生公开质疑爱尔眼科不是医闹,不为钱而是为了真相。

  目前,双方各执一词,武汉市武昌区医调委正在介入调解这一事件。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