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配资

字节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华伍股份称遭合同诈骗:涉事对方公司的股东贴军工标签,两涉事供应商注册地均“查无此司”


   2020年,江西上市公司似乎被骗子盯上了,先有年中的世龙实业(行情002748,诊股)(002748,SZ【SZ style by sz.简称SZ,由AVRILFS创建,其灵感源自欧日韩流行时尚风格。】)被电信诈骗298万元,后有年底华伍股份【华伍股份是国内生产规模最大、产品品种最全、行业覆盖面最广并具有较强自主创新能力的工业制动器专业生产商,和工业制动系统解决方案提供商之一,在研发能力、制造水平、技术积累和品牌影响力等方面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行情300095,诊股)(300095,SZ)报案,称遭遇合同诈骗,超3700万元货款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1月5日,华伍股份发布公告,披露了江苏【江苏,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省级行政区,简称“苏”,省会南京,以“江宁府”与“苏州府”之首字得名。】蓝卫【蓝卫(1968~ ),广东信宜人,生于惠州。】光学眼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蓝卫公司)伪造合同、指定两家供应商且供应商存在未开全发票、未交付产品等情况的细节。

  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仅仅凭着伪造的合同,就可以骗取一家上市公司数千万元?蓝卫公司指定的供应商,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或不开全发票,或不确认交付产品,对这样的供应商,华伍股份是否进行过考察?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前往涉事公司所在地江苏,通过实地调查发现,报案时所指涉嫌合同诈骗的蓝卫公司及其指定的供应商在注册地都找不到,且蓝卫公司与其指定供应商存在关联关系【所谓关联关系,是指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与其直接或者间接控制的企业之间的关系,以及可能导致公司利益转移的其他关系。】。

  

供应商注册地找不到公司

根据华伍股份公告,在华伍股份报案称被诈骗的案件中,共有三笔债权,分别为:蓝卫公司2141万元,,丹阳市【丹阳地处长江三角洲、上海经济圈走廊,位于江苏省南部,属太湖流域片区。】悦丰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丰贸易)261.45万元,无锡耀利晟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耀利晟商贸)1315.44万元,合计债权3717.89万元。

  其中,悦丰贸易和耀利晟商贸为蓝卫公司指定供应商,华伍股份以预付款的方式从这两家公司采购产品,再交付蓝卫公司。等蓝卫公司完成订单任务,再向华伍股份支付货款,华伍股份从中赚取利润。

  据华伍股份披露,2018年6月10日,华伍股份与蓝卫公司指定供应商悦丰贸易签订了202吨树脂采购合同,合同含税总金额3480万元。华伍股份依据前述采购合同于2018年6月至8月期间,累计向悦丰贸易支付3480万元购货款,并收到了蓝卫公司出具的收货单【收货单(MATES RECEIPT–M/R)指某一票货物装上船后,由船上大副(Chief Mate)签署给托运人的,作为证明船方已收到货物并装上船的凭证。】。

  悦丰贸易成立于2006年11月13日,法定代表人为戴娟【戴娟1,公安河北分局墙子派出所民警二级警司。】,注册资本【注册资本,是指合营企业在登记管理机构登记的资本总额,是合营各方已经缴纳的或合营者承诺一定要缴纳的出资额的总和。】为600万元,注册地址为丹阳市开发区车站路3号。

  2021年1月7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便前往了悦丰贸易注册地丹阳市开发区车站路3号。但记者看到该地址为丹阳市台州商会所在地,靠马路一排是快递门店,门店后面是一个厂房,丹阳市台州商会就在厂房里办公,此外还有一些眼镜加工厂。

  1月7日,丹阳市开发区车站路3号,只见台州商会,找不到悦丰贸易。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于垚峰 摄

  丹阳市台州商会的工作人员向记者表示,该商会的所在地就是车站路3号,并未听说过这里有悦丰贸易这家公司。随后,记者向该地址的一些眼镜加工厂和中通快递的工作人员打听,对方均表示没有听说过该地有悦丰贸易。

  启信宝【启信宝于2015年5月14日正式上线,起初是一款用于查询企业征信信息的微信公众号,目前已上线iOS/Android客户端及网页端。】显示,悦丰贸易登记有4个电话,其中有一个手机号还登记在一家名为江苏新维景光学眼镜有限公司名上。该公司共有两位股东,分别为吴广【吴广(?-公元前208年),字叔,阳夏(今河南太康)人。】旭和吴广付。

  启信宝显示,蓝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叫吴广旭,这位吴广旭还是持有蓝卫公司40%股份的第一大股东。

  记者通过上述手机号,搜索出的微信【微信(英语:WeChat)是腾讯公司于2011年1月21日推出的一款支持S60v3、S60v5、Windows Phone、Android以及iPhone平台的类Kik软件。】联系人的昵称就叫吴广付。据知情人士介绍,吴广付和吴广旭为兄弟关系。

  华伍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经公司自查,蓝卫公司及其指定的原材料供应商与公司、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存在关联关系,不存在其他协议或利益安排。

  华伍股份向蓝卫公司指定的另一家供应商洽谈的是包装盒业务。2018年7月15日,华伍股份与蓝卫公司签订了销售合同,约定向蓝卫公司销售42万套包装盒,合同含税总金额1583.40万元。同日,华伍股份与蓝卫公司指定供应商耀利晟商贸签订了42万套包装盒的采购合同,合同含税总金额1315.44万元,双方约定款到发货。2018年7月至11月期间,华伍股份累计向耀利晟商贸支付1315.44万元购货款。

  耀利晟商贸成立于2017年12月18日,法定代表人为张雪,注册资本100万元,注册地址为无锡市滨湖区【无锡市滨湖区是位于江苏省无锡市的一个地点,频临太湖,2001年由马山区等合并成立。】蠡湖家园【教育设施丰富,交通便利,周围设施齐全,有投资价值。】37-142。

  1月,记者也曾前往无锡市滨湖区蠡湖家园寻找耀利晟商贸,但寻遍了整个小区,只找到了36号楼、38号楼,唯独没有看到37号楼。在小区外面的沿街商铺,也没有看到37-142。从物业和小区的居民口中打听,都表示没有看到过37-142,也没有听过耀利晟商贸这家公司。

  记者拨打了耀利晟商贸注册登记的电话,但电话打通后被挂断。

  1月6日,在无锡的耀利晟商贸公司注册地未找到该公司。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于垚峰 摄

  

蓝卫公司股东贴军工标签

自2016年收购四川安德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后,华伍股份开始涉足军工领域,之后围绕军工板块考察了一些业务合作方,蓝卫公司正是当时考察的对象之一。

  2018年,蓝卫公司称拿下某军工企业的大订单,因为自身资金紧张,找到华伍股份合作,由华伍股份向其指定的供应商代为采购原材料,待其军工订单交付并收到回款后,向华伍股份支付原材料费用及合理的利润。

  从华伍股份公布的数据来看,华伍股份在这项合作中,支付的采购金额为4795.44万元,按合同大概实际可以获得929万元的利润,利润率约为19个百分点。

  直到两年后,华伍股份向蓝卫公司及其指定的供应商要不回货款及税票,这才发觉被骗报案。

  华伍股份公告称,公司通过多方调查后发现蓝卫公司人员提供给公司的中标通知书【中标通知书,指招标人在确定中标人后,向中标人发出通知,通知其中标的书面凭证。】和与某军工企业的采购订单等材料涉嫌伪造。并最终认为蓝卫公司涉嫌合同诈骗。

  这么大一笔合同,华伍股份对蓝卫公司和其指定的供应商是否进行过尽职调查【尽职调查亦译“审慎调查”。】呢?

  启信宝信息显示,蓝卫公司成立于2016年,公司主要经营眼镜(隐形眼镜除外)、镜架、镜片、镜盒生产加工和销售,以及自营和代理各类货物及技术的进出口业务。

  根据股权结构图,自然人吴广旭、宁波玖基前程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有限合伙是一种类似于普通合伙的合伙企业,只是除了“普通合伙人”之外有限合伙还可以包括“有限合伙人”。】)持股比例均为40%,另两位少数股东分别为江苏洪旭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洪旭光电)、自然人姚成斌,持股比例均为10%。蓝卫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吴广旭。

  1月8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注册地址位于丹阳市开发区杏虎路上的蓝卫公司,这条道路的两侧杂草丛生,旁边是水塘,没有找到蓝卫公司,但在马路的一侧看到了洪旭光电。

  洪旭光电的保安称蓝卫公司也是在洪旭光电里面办公,但记者在公司外面没有看到蓝卫公司的名字。

  洪旭光电公司。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于垚峰 摄

  记者通过注册信息找到了一个电话,该电话号码绑定的微信号【微信号,是登录微信时使用的账号,可以通过手机网络免费发送语音短信、视频、图片和文字,可单聊及群聊。】昵称为吴广旭,但拨打后听到该号码已关机。随后,记者又拨打了悦丰贸易的注册电话,该电话绑定的微信名称为吴广付,接电话的正是吴广付本人,他办公地点就在洪旭光电。

  吴广付随后接记者进了洪旭光电,把记者带进了一个挂着副总经理门牌的办公室。吴广付表示,他是吴广旭的哥哥,吴广旭平常在北京。

  在问及蓝卫公司地址时,吴广付称蓝卫公司之前在洪旭光电公司内办公,但是现在搬到上海去了。记者向吴广付问及他与悦丰贸易公司的关系,他摇头不说,表示不知道。

  记者在进入洪旭光电的办公楼时注意到,公司处处都试图展现出自己的军工标签。另外,在吴广付的办公室门上,写有“际华洪旭光电”几个字。

  据2016年12月份《中国眼镜科技杂志》报道,(2006年)10月15日上午,际华集团(行情601718,诊股)股份有限公司与江苏洪旭光电科技有限公司在丹阳市政府国际报告厅举行了科技成果工程化战略合作签约仪式。

  

两次踩雷江苏企业

华伍股份此次称江苏企业蓝卫公司涉嫌合同诈骗,而此前,导致华伍股份业绩变脸的一次并购,涉及企业也为江苏企业。

  2019年4月19日,华伍股份发布2018年业绩修正公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5711.8万元变更为亏损9354万元。

  图片来源:公告截图

  华伍股份业绩“变脸”皆因计提坏账准备金所致,公司对应增加计提坏账准备金1.6亿元。此事可追溯到公司收购江苏环宇园林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环宇园林)25%股权。因环宇园林2017年业绩不达标,业绩承诺方花再华、潘北河需要支付现金向上市公司补偿。当时双方约定2018年6月30日前完成补偿,但这一动作之后迟迟未完成。

  2016年12月,华伍股份与环宇园林股东花再华、潘北河签署股权转让协议,约定收购环宇园林25%股权。后来,因环宇园林没有完成约定的2017年度业绩承诺,花再华、潘北河拟对华伍股份进行现金补偿并以此回购环宇园林25%股权。

  2018年6月6日,华伍股份与花再华、潘北河签署协议。各方约定,花再华、潘北河应于当年6月30日之前支付现金2.05亿元,用于回购环宇园林25%股权。由于一直没有收到回购款,2018年报中,华伍股份对这笔应收账款单项计提坏账准备金1.6亿元。

  2020年三季报中,华伍股份披露了最新进展,称公司多次通过信函等方式催要款项,但对方拒不履行付款义务,2020年9月29日仲裁庭审理了此案,只是目前尚未收到判决结果。

  从华伍股份公告的信息可以看出,公司最早接触蓝卫公司始于2016年,而华伍股份收购环宇园林也发生于2016年。

  另外,蓝卫公司实际控制人吴广旭长期呆在北京,华伍股份全资子公司北京华伍股份创新科技有限公司注册地亦在北京。

  但是,华伍股份董秘陈凤菊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华伍股份收购环宇园林和蓝卫公司涉嫌合同诈骗两件事并无任何联系,至少从公司管理层目前掌握并公开的信息,二者之间并无关联。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