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配资

字节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券商投行的IPO盛宴



  2021年伊始,A股【A股,即人民币普通股,是由中国境内公司发行,供境内机构、组织或个人(从2013年4月1日起,境内、港、澳、台居民可开立A股账户)以人民币认购和交易的普通股股票。】市场上演了“抱团追龙”行情,指数攀升,个股却跌多涨少。资金流入少数权重股【权重股(weighted stock)就是总股本巨大的上市公司股票,它的股票总数占股票市场股票总数的比重很大,权重就很大,权重股的涨跌对股票指数的影响很大。】,带动沪指冲破3500点,创业板指站上3100点,上证50指数【上证50指数是根据科学客观的方法,挑选上海证券市场规模大、流动性好的最具代表性的50只股票组成样本股,以综合反映上海证券市场最具市场影响力的一批优质大盘企业的整体状况。】创2008年3月以来新高。

  在注册制【注册制即所谓的公开管理原则,实质上是一种发行公司的财务公开制度,注册制还主张事后控制。】改革背景下,退市制度等相关法治化配套制度不断完善落地。2021年,注册制有望全面推广落地,IPO【IPO全称Initial public offerings(首次公开募股),是指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首次向社会公众公开招股的发行方式。】企业发行节奏加快,券商投行业务【投行业务是一类金融机构,根据投资银行在线,国际投资银行的业务包括:企业融资,收购兼并,财务顾问等业务。】将增厚,个股“二八”分化态势加剧,大市值企业强者恒强,弱者边缘化退市压力增大。投资风险加大,机构投资比例上升,专家提醒个人投资者需要理性投资、价值投资。


  需要法治化保驾护航


  在科创板试点注册制成功的经验基础上,2020年注册制推广至创业板,2021年有望落实全面注册制。


  独立财经评论员皮海洲【皮海洲,1964年12月25日出生,湖北大冶人,著名财经评论家,独立财经撰稿人,专栏作家,财经名博博主。】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直言,全面注册制的推行落实需要法治化保驾护航,科创板、创业板实行注册制,期间有些配套制度法律执行需要到位,应该提高违法惩罚力度、投资赔偿力度,并严格依法执行落实。


  证监会主席易会满【易会满,男,汉族,1964年12月生,浙江苍南人,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学位,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工程师。】在中国资本市场建立30周年座谈会上提出,“十四五”期间将致力于推动资本市场高质量发展,坚持“建制度、不干预、零容忍”,聚焦“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股票发行注册制主要是指发行人申请发行股票时,必须依法将公开的各种资料完全准确地向证券监管机构申报。】,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等核心任务。


  在市场化发展思路主导下,监管层也在优化行政监管体系,强化监管资源配备,目前监管工作重心由行政审批向监督执法方向发展。在涉及行政许可的股票发行方面,也在强化中介机构的责任,完善市场化纠错机制。


  2021年3月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刑法修正案,对现行刑法中不再适应社会发展的要求的有关条文,通过全国人大予以修改、补充,加以完善。】(十一)大幅强化对欺诈发行、信息披露造假等违法犯罪的刑事打击力度,明确将保荐人【保荐人是二板市场的一种特有的证券公司。】作为提供虚假证明文件罪和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第二款规定,中介组织人员出具证明文件重大失实罪,是指承担资产评估、验资、验证、会计、审计、法律服务等职责的中介组织及其人员。】的犯罪主体,适用该罪追究刑事责任。


  注册制“宽进”,也需要“严出”,退市新规在2020年最后一天落地。天风证券【天风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风证券,是一家全国性证券公司,总部设于武汉, 2008年至2013年底,注册资本已增长了861.95%、净资产增长了758.51%、净资本增长了1076.09%。】(行情601162,诊股)在研究报告中指出,新规将会促进上市公司的优胜劣汰,资金进一步向优质公司聚集。注册制下“宽进宽出”的上市退市标准对投资者的投研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具有更强研究投资能力的机构投资者将更可能获得市场青睐。在退市新规下,小市值、交易不活跃的公司以及长期经营不善、持续依靠外部输血、出售资产等盈余管理【盈余管理(Earning Management)就是企业管理当局在遵循会计准则的基础上,通过对企业对外报告的会计收益信息进行控制或调整,以达到主体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行为。】手段规避退市的公司会面临退市风险;而主业经营正常但是尚未开始盈利或者因行业周期原因暂时亏损的企业将不再面临股票退市风险。


  “有进有出”常态化


  2020年共有396家企业在A股上市,整体过会率达到96.18%,创下过往十年的新高。截至1月7日,2021年以来证监会核发了10家企业IPO批文,为创业板和科创板上市企业。发行上市扩容之时,市场回调、分化、退市也牵动投资者心弦。


  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张奥平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伴随着注册制改革在全市场的推进,可预计2021年也将是IPO大年,过会企业【过会企业就是提出IPO申请并且通过发审委审核的企业。】数量将维持在400到500家。伴随着上市开口的打开,上市后企业资本价值也迎来了分化。


  东方财富【东方财富信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或“本公司”)前身系上海东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07年12月20日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2008年1月7日由上海东财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更名为东方财富信息股份有限公司。】(行情300059,诊股)Choice数据显示,以2021年1月7日收盘价来看,科创板及创业板注册制【传言2016年2月,有市场传言称,自3月1日起创业板将全面停止审核,后续按注册制实施,主板和中小板暂时未定择期再做安排。】个股分化且出现破发,216只科创板上市企业跌破发行价,凯赛生物(行情688065,诊股)、天宜上佳(行情688033,诊股)、久日新材(行情688199,诊股)相对发行价跌幅超过30%。66只创业板注册制个股中有2只个股跌破发行价,55只个股最新收盘价低于上市首日收盘价。


  东方证券【东方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是一家经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批准的综合类证券公司,其前身是成立于1998年3月的东方证券有限责任公司。】(行情600958,诊股)(港股03958)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主要是因为投资者仍青睐打新,注册制下新股前5个交易日不设涨跌幅限制而冲高,之后根据基本面价值投资出现回调,个股之间出现分化。股价回调很正常,只有经过长时间的市场多空博弈,股价才能回到理性价值,这也是一个价值发现的过程。


  “有进有出”常态化方可良性循环,刚落地的退市新规指出严格退市执行,压缩规避空间。不少股票将面临交易类指标退市压力,退市新规将原来的面值退市指标修改为“1元退市”指标,同时新增“连续20个交易日每日股票收盘总市值均低于人民币3亿元”的退市情形。


  “科创板成功的标志在于,大市值的公司与大面积的退市是同时出现的,这才是长期市场化的结果。”邵宇告诉记者,注册制改革背景下较大的变化是IPO节奏加快,上市企业明显增加,定价更加市场化,市场分化明显,优秀公司得到资金长期投资,业绩差的企业则边缘化逐渐走向退市。


  “2021年不一定会出现大规模退市情况,但是上市企业的退市压力增大。”皮海洲建议,当下政策利好上市情况下,企业能上市尽量上市,但是绝对不能财务造假,否则将遭受严重的惩罚。注册制加大了投资风险,投资者应当理性价值投资,选择有业绩支撑的股票,不适合入场的投资者可以选择稳健的基金投资。未来机构投资者比例会增加,散户将逐渐退出。


  张奥平建议,伴随着资本市场全面注册制改革的推进,无论是上市后或上市前的企业,都需要制定清晰的资本化发展战略,深刻地理解注册制,运用股权融资工具实现业务端与资本端的良性循环式发展,快速成为行业头部,避免被同行业竞争对手淘汰。


  投行的IPO盛宴


  对于券商而言,注册制无疑增厚了投行收入。中国证券业协会【中国证券业协会成立于1991年8月28日,是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和《社会团体登记管理条例》的有关规定设立的证券业自律性组织,属于非营利性社会团体法人,接受中国证监会和国家民政部的业务指导和监督管理。】的统计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135家证券公司证券承销与保荐业务净收入431.58亿元,超过2019年全年的377.44亿元。市场份额主要集中在头部券商手中,一些中型投行紧随其后。如果全面推广注册制,无疑将进一步利好券商投行业务,但同时更加强调压实投行责任。对于投行而言,安全抢占市场成为共识。


  分管投行业务的国金证券【国金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资产质量优良、专业团队精干、创新能力突出、具有规范类资格的综合类上市证券公司,也是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核准的七家合规试点证券公司之一。】(行情600109,诊股)副总裁姜文国向《国际金融报》记者直言,投行业务正由“粗放型”转为“精细型”。注册制改变了以往由卖方主导、新股发行供不应求的局面,券商有望逐步告别发行通道的角色,回归定价和销售本源。市场化机制驱动下,研究、定价、承销将成为投行真正竞争力。“保荐项目被退市,有损承销保荐机构的品牌形象和实际利益,严格的退市制度有利于引导投行选择优质项目,对定价承销等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长江【长江(Changjiang River),是世界第三长河,中国第一大河。】保荐首席风险官、合规总监杨和雄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注册制改革下,市场生态面临重构,不仅因为发行审核、监管政策以及直接融资比重出现变化,更重要的是驱动资本市场发展的内生机制发生重大变化。市场化机制下,实质合规逐渐成为共识,并且构成注册制环境下投行核心竞争力之一。投行合规部门角色也发生变化,从“要我合规”转变为“我要合规”。


  “注册制拓宽了投行业务,也加剧了竞争态势,部分中小型投行积极谋划弯道超车,但是在快速奔跑中不摔倒,才能有胜算的机会,而合规风控成为重要安全保障。”杨和雄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