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配资

字节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欲“联姻”酒企跨界重组ST亚星股价“一”字涨停


  1月10日晚间,ST【ST,在股票领域上可以理解为意法半导体企业发布上市的股票代码,ST股票;在足球领域上可以理解为前锋;在电脑硬件上可以理解为希捷硬盘的代号;在电脑系统的领域可以理解为系统。】亚星【亚星,著名策划人、 导演、 主持人、国家一级播音员,畅销书《幸福靠自己》作者;曾任《中华时报》责任编辑, BTV艺人统筹,荣获中国红十字会北京无偿献血办公室之大兴区无偿献血公益形象之星,北京市民风采大奖赛最佳风采奖,北京市申安杯“健康文明之星”大赛金奖及最佳口才奖,中国移动“动感地带”十大最酷新人,《精品购物指南-纯粹消费》封面人物。】(行情600319,诊股)发布公告称,公司拟以现金收购【所谓现金收购是指收购公司支付一定数量的现金,以取得目标公司的所有权。】的方式收购景芝酒业白酒业务的控制权。虽然上述协议尚处于意向性阶段,但公司股价仍于11日开始后“一”字涨停。

  欲白酒化工“两条腿走路【1959年春天,中国正处“大跃进”高潮之中,冶金部召开一个“鼓干劲”的会议,请周恩来到会讲话。】

  ST亚星公告称,1月9日,公司与景芝酒业签署《合作意向协议》,拟以现金收购的方式取得景芝酒业白酒业务的经营性资产。本次交易完成后,公司将取得景芝酒业白酒业务资产的控制权,交易对方的董事长刘全平拟担任公司董事。

  ST亚星表示,目前上市公司主要从事氯化聚乙烯【氯化聚乙烯,为饱和高分子材料,外观为白色粉末,无毒无味,具有优良的耐候性、耐臭氧、耐化学药品及耐老化性能,具有良好的耐油性、阻燃性及着色性能。】(CPE【做为一种新的广告定价模式,举例:发广告的人工资计算:有多少人拿着你发的广告来了解产品。】)、离子膜烧碱【离子膜烧碱就是采用离子交换膜法电解食盐水而制成烧碱(即氢氧化钠)。】等化学产品的生产销售,盈利能力较差。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主营业务将增加白酒的生产销售。未来上市公司将随着酒类业务的不断发展,进一步提升盈利能力,实现上市公司高质量健康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当日披露的多份报告中还包括修改《修改董事会议事规则【董事会议事规则是指董事会开会期间必须遵守的一系列程序性规定,这些规定是董事会规范运作、其决议尽量避免瑕疵的前提和基础。】》、修改《公司章程》及公司控制权变更等相关内容。

  根据上述公告,公司股东城投集团与股东亚星集团签署了《委托协议》,亚星集团将其持有的公司非限售流通股【限售流通股,是指股权分置改革之前的非流通股,也就是原来非流通股股东持有的没有流通权的股份。】共计2693.2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总股本,包括新股发行前的股份和新发行的股份的数量的总和。】的8.53%)对应的表决权委托城投集团行使。上述协议签订后,城投集团拥有表决权的股份总数提升至公司总股本的21.2%,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董事会方面,ST亚星原董事会设董事长1人,副董事长1人,修订后,董事会设董事长1人,公司董事会七名董事增至九名。

  并购标的刚与今世缘(行情603369,诊股)“分手”

  而此次公司的重组对象景芝酒业也并非首次涉足资本市场。2018年10月,今世缘抛出并购预案,拟以6.9元/股的价格支付现金收购景芝酒业34%-49%股份,并在2019年宣布拟出资2.45亿元设立产业并购基金用于此次收购。

  然而,就在2020年12月24日,今世缘宣布,由于合作各方对于未来市场发展趋势以及企业长期战略定位产生了不同看法,各方仍未能达成一致意见,公司终止本次投资。

  半个月前刚刚宣布与今世缘“分手”,景芝酒业便再度涉足资本市场,选择与同处山东的ST亚星“联姻”,市场对此给出了强烈的反映。11日,ST亚星股票开盘便一字涨停,收于6.27元/股,净买入额达到120.97万元,其中超大单净买入额178.02万元,2839手主动买入方均【方均,中华企管培训网特聘讲师,生产管理专家,高级顾问师、培训讲师国内组织人事管理、现场实战管理专家,理工大学机械制造工学学士、上海交通大学MBA。】为主力。

  公司称目前仅是“意向”

  不过,以ST亚星目前的实力能否“吃下”景芝酒业,不少投资者也提出了质疑;另一方面,化工起家的ST亚星为何要跨界选择白酒企业重组,也令众多投资者不解。

  根据今世缘于2019年12月披露的公告,景芝酒业2018年实现营收12.48亿元、净利润627.5万元。2019年1-11月实现营收12.36亿元,净利润3715万元。

  而ST亚星2020年度三季报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公司总资产15.83亿元,净资产4460.38万元。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4284.2万元,亏损-1997.92万元。公司原有生产厂区由于地处中心城区,已被实施搬迁关停,新厂区尚未投产,目前公司生产厂区已全面停产,公司股票也因此被“戴帽”。

  带着上述疑问,《大众证券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ST亚星,公司董秘办工作人员表示:“目前上述《协议》尚处于意向阶段,标的资产评估工作尚未开展,因此最终收购价格目前无法判断。”

  而对于并购完成后,景芝酒业董事长将担任公司董事,是否意味着此次并购是景芝酒业的“借壳”行动?公司后续是否将剥离盈利能力不理想的化工资产?城投集团入主后便抛出跨界重组方案,此次方案是否由城投集团“牵线”,对方会否提供资金支持?该工作人员予以否认:“公司工厂虽然停产,但新厂区已有部分试运行,目前尚未得知有剥离化工资产的意向。此次协议是上市公司和景芝酒业双方共同签订,表达的是合作双方的共同意愿。至于资金方面,公司此次将采用自筹方式。”记者 朱蓉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