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配资

字节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闯关科创板IPO!这家公司又失败了


  见习记者 吴雨其

  上海拓璞二度闯关科创板IPO【IPO全称Initial public offerings(首次公开募股),是指某公司(股份有限公司或有限责任公司)首次向社会公众公开招股的发行方式。】又失败了!

  1月13日,据上交所显示,上海拓璞数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海拓璞)的科创板IPO已终止。

  两番申请上市

  上海拓璞科创板IPO再次“折戟”

  上海拓璞于2020年再度向科创板发起了冲击,上海证券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英文:Shanghai Stock Exchange)是中国大陆两所证券交易所之一,创立于1990年11月26日,位于上海浦东新区。】于2020年6月30日依法受理了上海拓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申请文件,并按照规定进行了审核。但仍难逃脱被终止上市的命运。1 月 10 日,上海拓璞的保荐人【保荐人是二板市场的一种特有的证券公司。】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向上交所提交了《招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关于撤回上海拓璞数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的申请》,申请撤销对上海拓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保荐。

  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审核规则》第十七条的有关规定,上交所决定终止对上海拓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的审核。1月13日晚间,上交所官网显示,由于保荐人招商证券撤销保荐,上海拓璞科创板IPO终止审查。排队逾半年时间,公司科创板IPO最终还是折戟。

  这似乎不是上海拓璞的上市之路中首次失利。2019年6月19日,上海拓璞就曾首次申请科创板IPO,于7月17日获上交所问询。但在完成首轮问询后,因更新财务资料中止审核了两个月。此后,2019年12月3日,其保荐人招商证券向上交所提交申请,请求撤回上海拓璞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科创板上市申请文件。

  至此,上海拓璞第一次冲刺科创板“无疾而终”。有意思的是,2019年12月24日,上海证监局又披露了招商证券关于上海拓璞的辅导备案情况报告,该公司12月11日与招商证券签订了科创板上市辅导协议。也就是说,在申请撤回科创板申请文件一个星期后,招商证券与上海拓璞有重新签订了科创板上市辅导协议。

  据招股书【招股说明书是股份有限公司发行股票时,就发行中的有关事项向公众作出披露,并向非特定投资人提出购买或销售其股票的要约邀请性文件。】,上海拓璞主要面向航空航天领域提供智能制造装备和工艺解决方案,产品主要包括五轴联动数控机床【五轴联动数控机床是一种科技含量高、精密度高专门用于加工复杂曲面的机床,这种机床系统对一个国家的航空、航天、军事、科研、精密器械、高精医疗设备等等行业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航空航天部/总装智能装备和智能化生产线等。公司业务覆盖航空航天领域智能制造装备及其工艺方案设计、研发、生产、安装、服务的完整过程。

  连续3年亏损

  连续两年资不抵债

  据招股书披露的业绩来看,上海拓璞的业绩可以用惨淡两字形容。

  招股书显示,公司产品主要运用在航空航天飞行器生产领域。根据产品用途不同,公司产品分为五轴联动数控机床、航空航天部/总装智能装备和智能化生产线等。

  上海拓璞称,由于研发投入产品交付周期长的特点,报告期内,公司净利润分别为-4,239.42 万元、-1,358.79 万元和-1,281.39 万元,截至 2019年12月31日,公司累计未弥补亏损为 9,749.60 万元。若公司无法通过持续创新满足客户需求、开拓产品市场,则可能无法实现盈利,并弥补累计亏损。预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后,公司短期内无法现金分红,将对股东的投资收益造成一定程度的不利影响。

  根据招股书,上海拓璞选取的上市标准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股票上市规则》第 2.1.2 条第(二)项,即“预计市值不低于人民币 15 亿元,最近一年营业收入不低于人民币 2 亿元,且最近三年累计研发投入占最近三年累计营业收入的比例不低于 15%”。新版招股书中,2017年度营收为945.11万元,2018、2019年营收分别为2.29亿、2.27亿。上海拓璞也是刚刚达到此门槛。

  与此同时,公司在报告期内连续两年资不抵债,根据新版招股书,公司2017、2018年度的合并资产负债率均超过了100%,在2019则达到了99.51%。

  虽然科创板上市标准对标美国纳斯达克,利润不再成为IPO申请的红线,但对企业的持续经营能力与抗风险能力仍有严格的考量。科创板上市存在包容性,也并没有推动更多科创企业冲击科创板。企业只有持续练好技术“基本功”,才能可持续发展,成为资本市场的佼佼者。

  诉讼缠身

  陷入专利纠纷

  在此次再度冲击IPO的过程中,除了业绩惨淡,上海拓璞在外界也存在着不少争议。上海拓璞此前遭到主要国际竞争对手——迪菲厄工业公司(以下简称“迪菲厄”)发起的专利诉讼,后者要求索赔2656.82万元。

  诉讼中,迪菲厄请求判令公司立刻停止一切侵害迪菲厄工业公司发明专利的行为,立即销毁所有库存的侵权产品、样品,并承担经济损失暂计人民币 2,656.82 万元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出的合理费用暂计人民币 80 万元。这对于一家亏损公司来说,影响无疑巨大。

  对此,招股书称,根据上海段和段律师事务所出具的《专利侵权分析法律意见书》:涉案专利较大概率会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以相对于现有技术以不具有新颖性或创造性为由宣告无效,且涉嫌侵权产品较大概率未落入涉案专利保护范围,故原告方胜诉几率极小,迪菲厄的主张停止制造、销售、使用、许诺销售以及支付赔偿得到法院支持的可能性非常低。

  基于迪菲厄提供的现有证据,均无法证明权利人的损失、侵权人获得利益和专利许可使用费,因此,即使上海市知识产权法院认定侵权成立,法院也极大几率会适用法定赔偿。

  公司在招股书中称:若法院支持了原告的部分或全部诉讼请求,公司可能被迫停止生产、销售涉及专利的镜像铣产品并承担相关的赔偿责任,将对公司业绩产生一定的不利影响。

  目前相关案件正在审理过程中,尚未作出最终判决。

  编辑:舰长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