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配资

字节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京能清洁能源:获H股重要股东支持私有化进程进展顺利


  近期,京能清洁能源(00579.HK)的私有化进程备受资本市场关注。此番私有化的要约人为京能集团,注册资本【注册资本,是指合营企业在登记管理机构登记的资本总额,是合营各方已经缴纳的或合营者承诺一定要缴纳的出资额的总和。】人民币【CNY,是人民币(Chinese Yuan)的代码,是ISO分配给中国的币种表示符号。】213亿元,系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是由北京市国资委独家出资成立的全民所有制企业,于2008 年12 月30 日成立,注册资本为人民币300亿元,是以国有资本经营和国有股权管理为重点,以国有资本的证券化和价值最大化为目标的投融资平台。】全资拥有,持有京能清洁能源全部已发行股本的61.64%,与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北京国际【位置环境本项目地处北京市海淀区魏公村地区,白颐路(中关村南大街)东侧,规划总用地12428平方米。】电气工程及北京热力集团拥有公司全部已发行内资股【内资股,也称A 股,是指以人民币标明面值,以入民币认购和买卖的股票,其主要面向境内投资者发行。】。

  根据京能清洁能源2020年11月17日披露的公告,H股【H股也称国企股,指注册地在内地、上市地在香港的外资股。】大股东中国再保险及中国财产再保险【在现代财产保险业的发展中,再保险是保险人直接保险业务经营的重要环节和经营内容,因为它是财产保险承保人扩展其业务承保能力并对其进行风险管理的不可缺少的工具。】合计拥有公司约6.56亿股H股,占全部已发行H股的比例约23.18%,已经承诺为要约人的一致行动人士。继京能清洁能源及京能集团联合于2020年11月17日发布H股要约及退市相关公告,并于2020年12月31日发出相关综合文件后,2021年1月11日,京能清洁能源的私有化进程又迈出新的一步。

  京能清洁能源:获H股重要股东支持私有化进程进展顺利插图

  京能清洁能源及其控股股东京能集团发布公告称,公司H股股东SAIF Partners IV L.P.及金风新能源(香港)投资有限公司于2021年1月7日分别发出意向书,有意支持公司H股要约及退市。其中,SAIF Partners拥有公司约1.74亿股H股,相当于全部H股约6.13%;金风新能源拥有8008.40万股H股,相当于全部H股约2.83%。二者合共相当于独立H股股东所持H股总数约16.85%。

  SAIF Partners和金风新能源计划在公司2021年2月19日内先后举行的临时股东大会及H股类别股东大会上,行使所有H股附带的所有投票权并投赞成票,根据H股要约条款接纳或促成接纳H股要约。

  至此,京能清洁能源再获主要股东支持。港股私有化获得主要股东支持,是私有化进展顺利的重要标志。以华电集团旗下港股风电上市公司华电福新私有化为例,在获得主要股东Pentwater Capital Management Europe LLP和Lakeville Capital Management Ltd.的支持意向书后不久,其私有化方案随即获高票通过并成功退市。

  至于此次H股要约及退市的理由及裨益,独立董事委员会的独立财务顾问嘉林资本有限公司认为,由于京能清洁能源的业务需要相对高的资本投资,因此股权融资对于公司的长期增长及维持其市场竞争力至关重要。然而,公司近年一直处于低股价状态,市账率由2015年12月31日约1.17倍减少至2020年6月30日约0.47倍。根据国资委的有关规定,融资价格不能低于每股资产净值(市账率<1),鉴于没有外部股权融资能力,公司已失去上市平台的主要优势。

  其实,高资本需求的能源行业港股上市公司申请私有化已是大势所趋。前述的华电福新,包括再往前的中国电力清洁能源和华能新能源,都先后申请私有化退市,其中主要原因就是强调融资能力缺失,使得在港股上市平台意义变淡。

  京能清洁能源:获H股重要股东支持私有化进程进展顺利插图1

  嘉林资本指出,H股以2.70港元要约(如实施)收购,将为所有H股股东(不包括要约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士)提供绝佳机会,可按较H股市价具吸引力的溢价的现金代价变现公司流动性较低的投资。同时,私有化将有助提升公司未来业务发展的弹性及效率,并促进公司与京能集团的业务整合。

  因此,嘉林资本推荐独立董事委员会建议独立H股股东接纳H股要约,并于H股类别股东大会及临时股东大会上投票赞成退市决议案。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