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配资

字节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天夏智慧退市倒计时其前身为索芙特



  1月14日,天夏智慧开市起停牌,存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风险。天夏智慧前身为索芙特【索芙特,2004年12月1日,中国最具成长性的上市企业之一——广西红日,正式更名为索芙特股份有限公司,成为中国日化第一股。】,2001年借壳上市后,成为中国日化第一股,随后索芙特出现亏损并通过剥离日化业务改名保住上市公司的位置。如今,天夏智慧进入退市倒计时,公众的焦点再次聚焦到索芙特。昔日的化妆品第一股索芙特现在怎么样了?

  退市倒计时


  1月14日,天夏智慧股票开市起停牌,存在可能将被终止上市的风险。这也意味着前身为索芙特的天夏智慧或将结束20年的A股【A股,即人民币普通股,是由中国境内公司发行,供境内机构、组织或个人(从2013年4月1日起,境内、港、澳、台居民可开立A股账户)以人民币认购和交易的普通股股票。】上市生涯。


  根据天夏智慧此前公告,2020年12月16日-2021年1月13日连续20个交易日收盘价格均低于股票面值(即1元),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2020年修订)的有关规定,天夏智慧股票于2021年1月14日开市起停牌。


  截至目前,天夏智慧已连续10次发布退市预警公告。在经济学家宋清辉【宋清辉,著名经济学家、清晖智库创始人。】看来,根据连续20个交易日低于面值即触发退市的规则,天夏智慧走向退市已无悬念。


  就此次面临的退市情况,北京商报记者通过电话对天夏智慧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电话并未接通。


  2021年初,徘徊在退市边缘的天夏智慧曾也是风光无限的日化行业龙头。资料显示,天夏智慧,原名索芙特,2001年成功借壳上市,成为中国日化第一股,初期主营业务为日用化妆品研发、生产和销售。


  凭借着在广告宣传方面的不断投入,索芙特迅速跻身日化行业第一梯队。2006年在发展巅峰时期,销售收入高达12.57亿元。索芙特与当年的大宝、丁家宜【丁家宜,化妆品品牌,创始人丁家宜,祖籍扬州,北京农业大学植物生理学毕业。】、佳雪(雅倩)、小护士【“小护士(Mininurse)”原为中国著名化装品牌,也是欧莱雅在中国收购的第一个本土品牌。】等品牌齐名。数据显示,当时索芙特新产品在同类商品中的市场占有率高达60%-70%。


  此外,索芙特一度以“中国洗面奶唯一驰名商标”及28亿元的市值占据着中国日化用品行业的龙头地位。


  索芙特的衰落


  但索芙特的辉煌【辉煌水暖集团品牌标识是注册商标“HHSN”和品牌中文名称“辉煌”的有机结合。】没有持续下去。宝洁、联合利华等外资品牌进入中国市场后,分食了索芙特的部分市场份额,收入减少加上产能过剩,从2010年起,风头正盛的索芙特开始亏损,甚至遭遇退市警告。


  2011年,宝洁、联合利华在中国兴起,不断瓜分中国市场。数据显示,当时仅宝洁和联合利华两家公司在一线城市占有率就高达70%。


  基于此,索芙特不断加大营销方面的投入。从邀请李连杰【李连杰,1963年生于北京,著名电影演员、功夫明星、武术家、慈善家、企业家。】、张柏芝【张柏芝,1980年5月24日出生于中国香港,中国香港影视女演员、歌手。】等明星代言到销售渠道的不断扩大。财报数据显示,2010年,索芙特销售费用为1.17亿元,同比增长110.21%,主要用于重新启动产品销售进入大型超市、国际大卖场等,以及为稳定销售网络加大对经销商销售费用的扶持力度、增加广告投入等。


  巨额的营销投入未能给索芙特带来业绩上的改善。根据财报数据,2010年、2011年,索芙特分别亏损8612万元和1.93亿元。2012年4月,索芙特因连续两年亏损而遭遇退市警告。


  2013年,索芙特再陷亏损泥潭。财报数据显示,2013年,索芙特营收为5.06亿元,同比下降12.19%,净亏损【净亏损(net loss),相对于净利润的概念,计算上成本后的净负利润。】6258万元,同比下滑522.49%。2014年前三季度,索芙特净亏损3637万元,为避免再度遭遇退市警告,2014年11月,索芙特再次出卖旗下资产,勉强实现扭亏为盈。


  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徐雄俊【徐雄俊,著名战略定位专家,上海九德定位咨询公司创始人,曾任特劳特(中国)战略定位咨询公司分析师,已专注研究和实践定位理论12年,已服务100多家企业的营销和定位咨询,中国“天道战略”理论创始人,中国民-xuxiongjun】表示,随着外资品牌宝洁、联合利华瓜分市场,以及国内蓝月亮、立白等品牌的兴起,索芙特市场被瓜分。为尽可能保住市场份额,索芙特不断推出产品进行多元化发展,但多领域显得有些疲于奔命,这导致索芙特虽有很多品牌,但未能抓住重点从而错失机遇,不断损失市场。


  抛弃主业埋隐患


  不断损失市场的索芙特决定剥离主业,更换名称来实现业绩扭亏,而这也为后期走向退市埋下了隐患。


  2015年索芙特定增41亿元,收购杭州天夏科技100%股权,并更名为天夏智慧,与此同时,打包出售旗下化妆品业务资产也被提上日程。


  2016年上半年,索芙特出售主要生产研发化妆品业务的子公司红日娇吻75%股权、索化公司100%股权及其控股子公司陕西集琦51%股权、广东传奇100%股权、香港公司100%股权。2016年10月26日,索芙特又出售了参股企业蕙富盈通21.28%的出资份额。


  或许是体现剥离日化资产的决心,2016年11月,索芙特再次挂牌出售全资子公司天吻娇颜100%股权,而这家公司是索芙特旗下为数不多的赚钱业务。数据显示,2016年1-6月及2015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09亿元和2.173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262.68万元和601.65万元。


  剥离日化主业,更名后的索芙特确实过了两年好日子。财报数据显示,2016年、2017年,天夏智慧分别实现营收12.77亿元、16.66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86.41%、30.39%;净利润分别为3.31亿元、5.74亿元,同比增长分别为13138.8%、73.44%。


  但好景不长,自2018年开始,天夏智慧业绩开始下滑,2019年出现亏损状态。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天夏智慧净亏损达50.73亿元。2020年半年报显示,天夏智慧经营业务已基本停滞,尚未恢复正常生产经营秩序,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2020年7月1日,天夏智慧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快消行业新零售专家鲍跃忠表示,索芙特发展到如今的地步,主要还是没有坚持发展自己的主业所致,“日化是其发展了数十年的主行业,在亏损后没有想办法扭亏为盈,而是直接抛弃转行自己并不熟悉的智慧城市行业,这并非明智之举。在没有相关经验也没有一定发展优势的情况下,天夏智慧的亏损甚至退市只是时间问题”。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