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配资

字节配资,第一时间提供最新股票配资信息.

翻盘不成反惹新官司*ST拉夏与地方国资合作破裂,实控人股权下周拍卖

  历时一年有余,邢加兴为保*ST拉夏(行情603157,诊股)实控权的最后一博或终以失败收场。

  2月23日晚,*ST拉夏正式对上交所日前下发的监管问询函展开回复,进一步暴露了公司近一年多所面临的巨大资金压力,以及由此引发的一次失败“自救”。

  记者梳理发现,因公司前期快速扩张,2019年以来,*ST拉夏现金流困境不断加深。在此背景下,乌鲁木齐地方国资方曾以一笔5.5亿元委托贷款施以援手。

  而鉴于上述贷款已到期,且*ST拉夏未能按约还款,双方也由最开始的亲密合作,演变成了如今的对簿公堂。与此相伴,邢加兴本人的股权质押危机同样未能顺利化解。

  据公司日前披露,上海金融法院将于3月5日对邢加兴持有的公司1.42亿股股票进行司法拍卖,这一处置或会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和大股东变更。

  

*ST拉夏与地方国资合作破裂

作为昔日的国民女装品牌,2019年以来,*ST拉夏的资金困境和实控人质押危机愈演愈烈。今年1月,*ST拉夏又新披露了一则涉诉公告,宣告其与地方国资方的合作破裂,这也引发了上交所持续关注。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陷身泥潭的*ST拉夏来说,来自地方国资方5.5亿元的委托贷款一度为其雪中送炭,而基于这一贷款援助,双方还有过一段短暂的蜜月期。

  根据公司对上交所的回复,2019年10月,乌鲁木齐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国资委下属全资子公司——乌鲁木齐高新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新集团)、和迈尔富时尚服饰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尔富, 彼时为自然人段学锋控制的企业)与*ST拉夏共同出资设立新疆恒鼎棉纺织国际贸易公司(现更名为新疆恒鼎国际供应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疆恒鼎)。其中,高新集团始终持有其 51%股权,新疆恒鼎为其控股子公司。

  而为获取高新集团这笔5.5亿元委托贷款,*ST拉夏同意将3.5亿元定向支付给新疆恒鼎作为公司供应链采购货款。此外,在新疆国资方每年不低于5.5亿借款的前提下,公司还承诺将通过供应链采购平台,实现2020年不低于10亿元, 2021年不低于15亿元,2022年不低于20亿元采购金额的承诺。

  对于这一合作的设想,*ST拉夏表示,公司最初希望借助新疆恒鼎及其股东的资金支持和资信背书,支撑公司与供应商之间的新增采购业务,同时也能够为公司提供增量资金,支持公司后续业务的持续发展。

  但就目前看来,以上设想显然过于理想。对于这笔5.5亿元款项用途情况,*ST拉夏称,其中2亿元委托贷款已转至公司全资子公司,用于归还银行贷款。

  而本应作为供应链链采购货款的3.5亿元资金,却因公司“较大流动性压力”、“存在已拖欠部分供应商采购货款情形”等原因,便将1.5亿元划转给公司及公司子公司。此后,新疆恒鼎还同意*ST拉夏方面从已支付款中再暂借4000万元,以供公司临时周转。

  在*ST拉夏这场拆东墙补西墙式的贷款、还款运作下,双方合作自然未能如约进行。据公司披露,因该项委托贷款到期及公司流动性困难等原因,*ST拉夏及子公司均未能及时归还该项贷款,因而造成了与高新集团方面的委托贷款合同纠纷。

  针对诉讼和纠纷进展,*ST拉夏表示,公司将与高新集团及相关方进行沟通,争取尽快妥善解决该诉讼事项,但这一诉讼可能对公司当期或期后利润产生一定负面影响。

  

邢加兴股权将于3月5日被拍卖

据记者此前梳理,在与高新集团的合作中,自然人段学锋曾扮演了重要角色。2020年,由段学锋担任法定代表人的迈尔富曾与邢加兴签订了一份《合作框架协议》和《备忘录》,内容涉及有关公司注册地由上海市迁址至新疆乌鲁木齐市,在协议签订的一年中,公司董事会和监事会成员的任免,出售与收购资产等重组事项。此外,协议还约定邢加兴将以公司大股东身份提名段学锋为*ST拉夏第四届董事会董事,并选举段学锋为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

  根据*ST拉夏此前对上交所监管函的回复,该份协议的背景是为解决邢加兴股票质押违约相关问题,并为公司提供融资渠道。

  但伴随着与高新集团合作的破裂,邢加兴与段学锋方的关系同样出现转折。不久前,由邢加兴所发起的一场董事长罢免风波在*ST拉夏内部展开,段学锋随即正式递交辞呈。

  公司对此补充回应道,虽然段学锋于2020年5月8日至2021年1月11日期间担任公司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但从根本上扭转公司经营情况本非一人之力、几项措施以及短时间内即可达成。

  而由于邢加兴爆仓危机亦未能解决,其距离告别*ST拉夏实控人的时间或也越来越近。1月29日,公司披露称,已收到上海金融法院(2020)沪74执425号《司法处置股票公告》,获悉邢加兴持有的公司1.42亿股A股股票(均为限售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 25.84%)将于3月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大宗股票司法协助执行平台公开进行股票司法拍卖,本次处置可能会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和大股东的变更。

  在“内忧外患”之下,*ST拉夏也不断发生董事会人员的新变动。1月初,邢加兴曾提名*ST拉夏总裁张莹上任董事长。但2月22日晚,张莹也申请辞去董事长职务。

  记者注意到,眼下接替张莹担任*ST拉夏董事长的是公司“元老”级成员吴金应,从履历上看,其在2001年便参与了上海徐汇拉夏贝尔服饰有限公司(*ST拉夏的前身)的组建,或为邢加兴的重要创业伙伴。在这一特殊时期上任,吴金应无疑承担了稳住公司当前经营局面的重要责任。

  2月23日,就相关问题,记者致电*ST拉夏证券事务部,并按照要求将采访函发送至指定邮箱,但截至发稿,并未获得公司方面回应。

  封面图片来源:摄图网

  全球新型肺炎疫情实时查询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